德宏傣族景颇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是谁让故乡的骄子成为城市的游子?

2020年09月16日 10:08

从高考开始,就有大批学生心心念念想到这些大城市上学,导致这些城市的高校录取分数线年年上涨,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考取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全家人都为之感到高兴。

但是四年之后,这些学生会发现一个辛酸的现实: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根本留不下你,因为你努力的脚步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这一次靠自己努力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究竟是为什么呢?在北上广深,无论是寻梦的打工者还是毕业之后继续追梦的大学生,想要凭一己之力在城市买房,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被大多数人作为首选的租房,也渐渐成为了高攀不起的琼楼玉宇。

据媒体报道,北上广深平均每年租金会涨价约10%,月租涨幅在200-300元之间,区域地段不同可能略有不同。其背后的原因,早已不仅仅是房源紧张这个单纯的问题了,大量资本的入住,成为房屋租赁市场的幕后推手。

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之间对接越来越少,大量中介平台的介入,导致大量空置房源流入中介市场,但是对于各大中介平台手中到底有多少房源,以及每个房源的具体信息,这些数据无法进行验证也没有统一的管理和核实。

租房市场的饱和状态,一方面是由于一系列国家房价调控政策的出台,对于恶意炒房、哄抬房价的行为进行了打击,对于购买二套房、三套房的购买要求有严格的控制,房价的涨势有所平稳,购房市场呈现回春的态势。另一方面是每年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从经济欠发达地区涌入经济发达地区,导致租房市场一房难求。

中介平台对于托管的房源统一上涨价格,占领租房市场大部分的价格话语权。让租客们对此颇感无奈。

在众多信息繁多、良莠不齐的中介平台中,如何找到一个真正为租客服务、站在租客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中介是很多租客的梦想,也是支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础。

租客网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急租客所急,想租客所想。为广大租客提供海量房源,并且价格公道。

对于租房市场上,中介比房东收得都多的现象嗤之以鼻,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坚持品牌才是硬道理,清醒的认识到这种破坏市场规律、炒作哄抬房价的行为是急功近利的资本企业鼠目寸光的表现。

关键字:

相关推荐

租客网:轻松解决租赁纠纷

不少房东会遇到这样的难题,明明房租到期了,通知租客,但租客却不肯搬走。强制开锁让其搬走,一定会发生冲突,面对这样的情况,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简单、轻松的解决呢?作为房东,在房租到期时,就应该询问租客是否续租,如若有卖房等特殊情况房东不愿继续将房屋出租给租客,也应提前告知租客,给其足够的时间找寻其他房屋,以免陷入被动。如果租客未及时向房东提出继续租用的要求,但在租赁期满后又不愿迁出房屋,就属于违约行为。在这种情况下,租客除了要支付逾期使用期间的租金外,还应偿付违约金,如果因这一违约行为给出租人造成经济损失(如本应将房屋出售,却因租客赖住行为导致未能出售),而且损失已超过违约金的,租客还应给予赔偿。作为房东有哪些权利?房东有权向租客收取租金,但必须依照租赁合同规定,并向租客提供具体的发票和收据;2、房东有权按合同规定收取不超过3个月租金金额的押金;3、租赁期限已满而又没有重新签定租赁合同的,房东有权按合同约定期限收回房屋。如租客拒不搬出,出租人可以请求房地产主管部门责令其迁出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4、如租客利用房屋进行违法活动、擅自改变房屋结构或约定用途、擅自将房屋转让、转租或调换使用、拖欠租金累计6个月以上或连续拖欠租金3个月以上,房东有权解除合同并收回出租房屋。遇到房租到期了租客不肯搬离的现象,房东应这样做:1、告知其在一个合理期限内(如3天)搬离并交清房款,否则向法院起诉;2、如在告知期限内未搬离,到法院立案庭起诉,并请求诉前财产保全,由法院查封存在房内的货物;3、起诉还房款、迟延给付房款的同期银行利息、搬离租屋、给付超期租住的租金;遇到房租到期租客不愿意搬走的情况也不要慌张,更不用义气用事,必要的时候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2020年04月30日 11:14

租赁经济快速稳步发展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可现在2020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0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19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2020年04月22日 16:54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