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宏傣族景颇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我在网站上看到租客网招聘信息海报,是真的吗?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2日 11:28

有地址、联系方式的话一般都是真实的,可以直接去官网看看,有职位描述,对应职位可投递简历

相关推荐

“宅”经济爆发式增长,提供企业发展新思路

社会经济受到不可避免的冲击已经成为定局。相关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里,春节假期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销售额从2010年的340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0050亿元,然而受此次疫情的影响,餐饮零售额在7天内会有5000亿元的损失。回观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明显下滑,但全年GDP增速稳定在6.1%。然而,今年因为防范疫情,能否“破6”成为一大争论。而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背景下,实体经济必然受到巨大影响,疫情之下,国务院办公厅出台意见:鼓励实体经济线上线下互动创新,这无疑是给此次实体经济的“寒冬”发展指引了方向。截至2019年6月,中国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61.2%,网民规模突破8.5亿人,整体发展进入成熟阶段。与此同时,纵观疫情之下整体的社会经济形式,线上经济协同概念异军突起,由于“宅”经济的突然发力,线上经济等平台的入局,却是实实在在踩中了时代的风口,在短时间内取得爆发式增长更是有目共睹。一边是“钉钉”、“企业微信”、“飞书”等远程办公App下载量的不断增长;一边是新东方云教室、流利说、猿题库等在线教育平台的APP的下载量的持续增高,疫情的发生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而线上经济的便捷刺激了消费者的支出,激发人们的潜在需求,显而易见,互联网结合实体经济可以取得1+1>2的效果。以房地产为例,有一家叫做租客网的线上二手房交易平台,就在疫情前期做好了提前布局,它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是一家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租客网推出的“全民合伙人”服务项目,再结合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能够完全实现中介的无门店化。租客网使房屋租赁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房地产实体经济得以向线上延伸,进一步扩大经济规模,一方面,线上经济的信息化发展可提高服务效率,更好地满足租客需求。如租客网对租客不收取任何中介费,为每位合伙人提供房屋租赁环节的一站式服务,能够实现全流程租赁和安全担保,共享全平台租客、房源资源。另一方面,互联网+特定群体可以诱发消费者新的需求,如平台里的租客惠能够租客解决优惠吃喝的问题,同时还为租客提供了用手机就能完成工作的兼职赚钱机会。振兴实体经济,不仅要靠政策,更要靠广大企业家群体发挥创造性和能动性。当前,中国经济正在进行一次结构性的变革,这个过程会带来阵痛,但也孕育着新的机遇。唯有敢于创新的企业,才能抓住新的机遇。规对于企业家群体而言,更需好好琢磨怎样搞好创新,用创新辨认和抓住新的机遇,在这轮结构性调整中实现凤凰涅槃!

2020年05月11日 11:37

租客网:选择加盟,一起为事业打拼

随着国家租售同权等一系列措施的颁布,租赁行业似乎迎来了新的春天,随之也带来了中介,房屋租赁行业的热潮,巨大“蛋糕”的诱惑使得中介行业竞争加剧,寡头现象初露端倪,中小中介生存环境随之恶化。似乎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正在向着专业化、正规化方向迈进。此时,往往带有先天劣势的中小中介如何躲掉春寒料峭,沐浴到好春光?中小中介独木难支,只凭线下单店的经营模式,很难在这股浪潮中顺利存活,更别说是分到一杯羹了。通过观察近几年房屋中介行业的发展情况,简而言之,这个行业就是凭房源说话,谁的房源多,自然发展就越快,品牌的建立以及推广也更简单,品牌一旦做得响了,就能更多掌握市场话语权。如今,各行各业都融入了互联网,例如传统的线下门店也开始走线上渠道。市场在变化,任何行业如果不跟随市场的脚步,也只能被市场淘汰了。房屋中介行业更是如此,纵观行业巨头,就算是以做线下直营店出生的的企业,如今也结合了互联网线上平台来协助发展,帮助拓宽获取房客源的渠道。试想大中介都意识到了线上的重要性,更何况是独居一偶的中小中介呢?所以说,摆在中小中介面前的路,可以说只有一条——加盟。中介行业早期的加盟基本都是轻加盟路线,赋能大多浮于品牌层面,运营支持较少,各门店信息不共享、本质上还是单打独斗,没有实现加盟需要平台搭建与资源共享,更没有发挥出连锁品牌应有的规模品牌优势。难道中小中介真的要在市场如此火热的今天进入“寒冬期”?如今随着以租客网为首的一系列新式加盟企业的诞生,也为中小中介缓解了生存问题。租客网提出的加盟模式,是一种新式的模式,运用了合伙人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只要加盟就是租客网的子公司,是租客网的一部分,一起为自己的事业打拼。加盟租客网,加盟者不仅能享受租客网一系列加盟优势,复制租客网多年的发展经验和模式,还能享受租客网的海量房源和众多用户,一次性弥补了中小中介房源和线上平台的缺失问题。由此可见,借助租客网,中小中介能够得到更高更远的发展,那你还在等什么?

2020年04月29日 14:05

三年亏 290 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等回贾跃亭

乐视网连续三年巨亏,累计亏损额接近290亿,在A股历史上仅次于*ST盐湖连续三年巨亏近300亿元,成为A股30年历史上利润亏损的榜眼,曾经登顶创业板一哥乐视网,如今却已滑入退市泥潭无法自拔.乐视网4约26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9年的巨额亏损,主要是计提了超过90亿元的负债。由于违规对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而后者违约,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乐视网背上的这些巨额债务,均是贾跃亭一手主导造成。2010年上市之后,乐视网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连续三年净利润巨亏、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三年的年报都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重病缠身的乐视网,退市几乎已成定局。这回,乐视网还能找到援手吗?三年巨亏近290亿元经过连续三年巨亏之后,乐视网如今距离A股"亏损王"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家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自从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乐视网的经营就一落千丈,营业收入直线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70.3亿元、15.6亿元。2019年的营收,已经仅剩2017年的7%左右。加上此前两年,乐视网过去三年的亏损总额,已经逼近290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38.9亿元、41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营收已经滑落到仅8895万元,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连年巨额亏损,在迄今为止A股历史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此前,亏损规模超过乐视网的,仅有*ST盐湖一家。按累计金额计算,乐视网是A股历史上亏损规模第二大的公司。*ST盐湖1月11日披露,由于资产重整中的资产处置,预计对利润产生约417.35亿元的损失,导致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32亿元至472亿元,净资产从2019年9月底的182亿元,直接跌到-286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已分别亏损41.6亿元、34.5亿元,三年累计最大亏损接近惊人的550亿元。石化油服也曾有过惊人巨亏,但亏损金额尚不及乐视网。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净利润分别亏损161.14亿元、10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67亿元。这一亏损金额比起乐视网,仍然少了20余亿元。虽然连续三年巨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乐视网去年的亏损,实际有所收窄。年报显示,受对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乐视体育、乐视云两家公司的违规担保所累,乐视网计提了对应负债约90.64亿余元。2016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家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共计投资78.33亿元。从2019年5月至当年年底,已有18家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1方起诉,其中17起仲裁乐视网败诉,为此计提74.84亿余元。对乐视云的担保,带来的负债虽未披露,但过往披露可知大致金额。2016年2月,乐视云融资10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等出具股权回购、担保合同,如若乐视云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约定的经营指标,或2019年初无法上市,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将向投资人回购。根据各方当时约定,乐视云回购金额为本金10亿元、年化单利15%计算,每年仅支付的利息就达1.5亿元。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乐视网为此承担的本息,经测算至少已经超过15亿元。贾跃亭还会还钱吗?作为曾经贾跃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持续数年的债务纠纷中,被连累最多的就是乐视网。从2018年以来,乐视网就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不断被卷入债务催讨官司。乐视网4月13日披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阳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称"陈思成工作室")请求判令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陈思成起诉追讨的股权收购款,不过是乐视网最新的一起债务官司,起因也是乐视体育2016年4月的融资款,王宝强、孙红雷、贾乃亮等当红明星,当时均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除了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的巨额违规担保,贾跃亭主导的对乐视网大额资金占用,就差多年之后,至今仍未能解决。2017年及以前,乐视网通过公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底,涉及金额仍有19.17亿元。直接占用、违规担保之外,乐视网自身也有巨额债务。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公司合并报表内的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合计金额超过69亿元,其中包括二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亿元、融创垫付的19.1亿元债务。这些债务虽然与贾跃亭方面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其遗留下来的问题存在渊源。乐视网称,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根据公开信息,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今年3月19日,当地破产法院就已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资产披露声明和持产债务人贷款申请,法院认为贾跃亭)提交的第四版披露声明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满足破产重组的法律要求,涉及的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元。今年5月,破产重组将进入投票程序。根据最新破产方案,中国债权人将从债权人信托获得40%的债务受偿,或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债权人将有权在国内继续处置破产提起日前已经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受偿金额不计入上述40%等,此次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方案已经同步考虑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但对于涉及乐视网的债务细节,迄今未见任何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的资金占用规模为86.9亿元,2017年、2018年底,余额分别为73亿元、28亿元。到了2019年,存量规模看起来已经减少了接近75%。从表面上看,关联资金占用大幅下降,是因为贾跃亭已经偿还部分资金。按照贾跃亭方面近期的说法,从2017年7月以来,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围内的乐融致新在内,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乐视网在2018年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28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是由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应付款项,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乐视网还在2019年年报中称,贾跃亭方面并未还钱。2018年8月至今,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已经解决的7.2亿元左右,也是以债权转让方式进行,而非现金偿还。此次破产重组过程中,贾跃亭因违规担保、占用,导致的乐视网上百亿债务、资金压力,将如何解决?是否能得到真正解决?整个资本市场都拭目以待。退市几成定局不仅利润累计巨亏接近290亿元,乐视网的资产,也已经亏蚀殆尽,退市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扣除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形成的巨额债务计提,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仍然巨亏。数据显示,扣除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仍然达到扣23.05亿元,难以扭转连亏三年的局面,已经触发退市条件。已经触发的退市条件,还不止是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总资产约为59.1亿元,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8年年末,该公司净资产已然为-30.3亿元。此外,乐视网2017年至2019年的财报,均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在2019年年报中,审计机构认为,财务报表没有对公司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注册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7年则是因为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乐视网26日晚间也提示风险称,2019年审计报为保留意见,2019年年末净资产、全年净利润均为负,股票存在年报披露后十五个交易日内,被深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倘若能追回贾跃亭方面的数十亿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乐视网将能缓解百亿资金和债务压力。不过,即便这些问题解决,依然难以解决乐视网净资产为负、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通过股权质押,贾跃亭已经成功"金蝉脱壳",但众多投资者、债权金融机构却将迎来一个个难眠之夜。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数量仍有280767户,贾跃亭持有的剩余9.2亿股,已经全部被冻结,其中8.57亿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一家,通过两只基金共计持有乐视网约4430万股,持股比例合计1.12%,另外三家分别持有1861万股、1517万股、1348万股,持股比例为0.47%、0.38%、0.34%。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开始实施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股价为1.69元,市值67.42亿元。相较于巅峰时超过1600亿元的总市值,累计缩水96%。

2020年04月27日 10:53